分享到Facebook 分享到Line 分享到Twitter

很多想做的事?那你的慾望和能力是否成正比

2021.Mar.16

匠紙品牌的Slogan:「我想折個動物園給小時候」這句很有溫度的話,卻是來自一段說來感傷的回憶,原來匠紙的品牌創辦人蔣嘉凱在成長的記憶中對父親是模糊的,他回憶起父親時提到有一天翻開家庭相簿發現他對相簿裡的父親充滿著陌生,看著一張小時候與父親去動物園的合照,腦中對當時的情感連結卻像斷了訊號般,找不回那個畫面感。所以當選擇做紙模型為事業時,便以動物做為創作發想做給小時候的自己。

手工藝商品追求的不是精緻,而是溫度

隨著科技的進步,量產商品的精緻度已經不是品牌追求的目標,嘉凱說:「手工藝品如果不是自己做的,那就不有趣了!手作商品其實就是溫度,我負責創造出形體,但是讓每個購買匠紙作品的人自己去賦予這件作品的性格。」現代的消費者不僅購買商品的方式從實體到線上之外,就連購買商品的目的也不在是只要實用,商品本身如果能夠自己創造無可取代的意義及故事時,那更會使人想要購買。

面具是一個情緒和情感的連結

當初看著匠紙面具系列的作品時,想到一些經典的影視作品,像是金凱瑞演的摩登大聖就是戴上面具後,會激發主角深藏在內心的渴望。和嘉凱在對談過程中,他也侃侃而談地說面具的歷史起源和代表的意義:「像日本神道教也會戴神獸面具,便能擁有神明的力量。但對我而言,我是個情緒起伏不大的人,而面具他有時候代表著一種情緒和一種情感的連結,所以當我戴上面具時,或許可以讓我隨著不同面具會有不同的樣貌,所以我平常就喜歡收集不同的面具,每天想要怎樣的心情我就會配戴它。」而匠紙的面具又不同以往面具的片狀形式,是整個立體樣貌像戴安全帽的形式套在頭上,讓使用者可以更深入其境在cosplay派對上飾演想扮的角色。

不要否定自己,努力朝著自己的目標前進

和身為動漫迷的嘉凱也聊到看到他的動物面具系列作品時,想起日本知名漫畫BEASTARS,將動物擬人化的世界觀。問他覺得自己最接近哪個角色時,他豪不猶豫地說:「梅隆,因為他從不否定自己的本性,接受混血獸的自己,而我是反過來,接受這樣的自己也沒什麼不好。」也因為接受自己,嘉凱說他創業以來沒有徬徨過,或是躊躇著下一步該如何才是對的?嘉凱:「如果你有那麼多的慾望,就該讓自己有同等的能力,所以我總說我35歲時就已經退休了。」對嘉凱而言創立匠紙時,等同於是真正追尋自己的理想,也正式宣告從為了生活和賺錢為考量當工作目標的路途上下車了。

評估過有市場性,就算不成熟也能放手去做

嘉凱本身的思維邏輯有別於許多創業者對於創業的夢,儘管匠紙的創立是追尋自己的初衷,但在品牌經營上他還是把理性的商業行銷擺在前頭,但許多準備在思考創業的人總會先思考自己商品的成熟度是否經得起考驗?但其實商品本身的不成熟,是讓品牌未來有更多的進步空間,嘉凱:「不要去想著一開始起頭就要把作品做得非常純熟像是個經營多年的老品牌,商品的不成熟不代表不能放上市場銷售,只是會先遇到第一個挑戰是當消費者拿到這件不成熟的商品時,他會不會感受到這是一件不成熟的東西?然後是市場上是否有比你更成熟的品牌?」這些市場上的第一考量捫心自問都通過考驗的話,那就放手去做吧!

永遠有下一個慾望,才能一直擁有源源不絕的靈感

嘉凱身為匠紙創辦人又身兼所有商品的設計,對於目前哪一件作品是最滿意的,嘉凱說:「永遠是下一件作品。」當一個慾望滿足的時候,你就會產生下個慾望,身為創作者就是永遠有個不安份的基因在體內作祟吧!曾經從事過紙紮事業的嘉凱對台灣文化一直有個嚮往,也趁機透露匠紙接下來想回歸在地文化,用新的設計和視角重新詮釋大眾所認為老文化,用新的角色設計讓老東西賦予新生命。

推薦文章

台式文藝復興,手手企業社與正利木器跨越半世紀的文化傳承

一個工業設計界的新星、一個在光復時期就開始修復日軍...

從夕暮邁向朝陽 MIT的二代革命

串連台北與花蓮的鐵道和公路,隨著國旅大熱成為台灣最...

土裡長出來的珍寶《廣源良》,醞釀島嶼上的一抹浪漫

「春暖絲瓜根又生,枝藤茂葉蔓延盛;拮頸而成滴滴純,...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