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Facebook 分享到Line 分享到Twitter

栽下一株苦茶樹 朝陽復興的美好園林

在媽祖的應允下,茶籽堂來到南澳山海之濱,開啟土地復興計畫,「願復興台灣土地美好 讓台灣被世界看見」。

2020.Jul.3

近午時分的高懸日頭曬得人發昏,剛除完草暫歇於竹下陰涼處的阿伯搧著風說道:「恁金罵來嘟仔好,最近生好多苦茶籽!」難掩眼底的興奮,顧不得尚未用手邊的水潤喉,又領著大夥人往沒遮蔽的苦茶園邁進,幾近半人高的苦茶樹已可見結實纍纍,艷陽下的暗紅苦茶籽顯得嬌豔欲滴,須歷經五年才得以結果採收的苦茶籽,在2015年種下苦茶樹苗的那一刻,對契作農田的阿伯們與茶籽堂來說,都是一場未知的賭注。


從洗劑出發的茶籽堂,創辦人趙文豪在2004年接下父親的廠房,好不容易挺過金融海嘯、榨油廠意外,一步步穩紮穩打走到今天,不僅成為最具台灣代表性的文創商品,還躍上金馬與總統就職大典成為國際嘉賓的伴手禮,看在外界眼中的成功品牌,趙文豪卻說:「曾經我說過很多茶籽堂的品牌故事,但走過15年,我們才真的明白茶籽堂要走去哪。」


追本溯源 回到苦茶籽之初

2008年的一場金融海嘯,通路商開始追求利潤至上,架上顯眼處都是陳列大品牌的商品,即便產品力再好,沒有品牌識別度的茶籽堂並不在熱門選單裡,趙文豪開始思索茶籽堂的發展未來,「了解苦茶籽」是他認為該做的一件事,於是從隔年開始尋找台灣苦茶籽計畫,相較於其他從土地出發繼而研發產品的品牌,茶籽堂開始走一條反向的溯源之路。

為了品牌永續與全方位發展,茶籽堂開始走訪全台灣找尋適合契作種植苦茶樹的農園,隨著全台苦茶籽的追尋之路越走越多、根也越紮越深,趙文豪才知道原來台灣早期遍植苦茶樹,但囿於進口苦茶籽的削價競爭,以及五年才得以收成的辛苦栽種,不少茶農被迫產業轉型。面對苦茶種植產業的凋零衰敗,感嘆之餘他覺得茶籽堂取之於這塊土地育成,自己也該為這塊土地做點什麼,趙文豪說:「因為風土氣候的關係,台灣的苦茶籽品種優良,我很想保留下台灣土地的美好。」

心中的想望已成,趙文豪開始發動品牌內部革命,不僅從2011年開始認養契作農場,以高價收購苦茶油及苦茶籽粕,讓苦茶籽農有更穩定的生活,也為了讓同事們更深入了解苦茶樹與苦茶籽,他自付租金租了一塊茶園讓同事體驗,進而在2014年成立農業團隊,包含苦茶品種認識、種植方式、修枝到土地規劃…等,從最基礎開始跟著學,而這場革命不只在品牌也發生在家庭內部,「老一輩較為保守,都是『看到了才願意相信』,而我選擇『因為相信才會看到』的理念,要相信『美好想像的力量』!」趙文豪這樣說。


媽祖應允 在朝陽社區栽下第一株茶籽堂的苦茶樹苗

現在回過頭來看,茶籽堂在台灣契作苦茶農園,或許僅稱得上是企業與農民合作,能提高茶農收入也可以保留茶園,對土地的著力還是沒有那麼深,趙文豪沒有想過一次再普通不過的苦茶園尋旅,會種下他與台灣土地社區的深刻連結。

「當時我們開車前往花蓮的途中,意外發現南澳朝陽社區也有種植苦茶樹,當地的山海美景吸引我們目光也扣留住我們的心,尋思會不會這裡就是茶籽堂種下第一棵樹苗的起始地。」趙文豪一行人便在當地信仰中心天后宮向媽祖祈問,結果得到一張寓意極佳的籤詩:「花開花落結子成,寬心且看月中桂」,就決定落腳在這片景色絕佳的山海之濱。

但當時的朝陽社區跟所有的農業社區一樣面臨嚴重的高齡化、少子化及人口外移問題,當地住戶僅約不到200人,地方產業也正逐漸衰退,一個企業品牌的進駐,起初受到地方極大的反彈與阻止,幸而在號稱「朝陽土地公」的李順義里長協助號召下,才順利找到願意參與茶籽堂苦茶油復興計畫的農民。

為了更深入地方了解需求,茶籽堂在2018年在朝陽社區創立朝陽分部辦公室,並派駐工作人員蹲點朝陽社區,不僅協助苦茶樹農也開始社區改造計畫,趙文豪指著像戰略指揮中心的三階段計畫大看板說,「我們不僅要培育出高品質的苦茶籽,並將苦茶籽做到全方面的運用發揮,從外殼、茶籽本身、茶籽粕,甚至榨完油的茶箍都能有不同的功效具備經濟價值。」從苦茶園種植、榨油廠興築到產品製成,一條龍的生產製成計畫雖然需投注相當多的時間與成本,卻是可以期待為地方帶來更多的經濟產值與效益。


台灣苦茶籽 打造出歐舒丹的普羅旺斯

「不少人為了一支紅酒願意飛到產地的葡萄莊園,透過深度的文化之旅了解土地與紅酒文化,帶動地方產業復興與發展,我們何嘗不能做到,只要我們做出商品的精緻化與國際化,並擁有蘊含人文溫度的土地故事,或許朝陽社區也可以變成歐舒丹的普羅旺斯呀!」

趙文豪的品牌夢看似有點遠大,但他認為就是因為「相信」,才有機會「看見」未來可能的美好發生,只要一群人共同成立一個願景,再微小的力量都有可能撼動世界,「台灣以農立國,這些產業和技術養育我們長大更是台灣的驕傲,我希望可以復興土地的美好,讓台灣被世界看見。」他誠懇地說道。

現在茶籽堂在朝陽社區的契作農田有12個合作對象,其中還有三兄弟檔一起投入,趙文豪笑說:「一開始知道阿伯要來種苦茶樹,阿伯還被老婆罵說這麼辛苦幹嘛做?」阿伯搖了搖手笑著說:「咩啦,那欸辛苦,這攏是種給孫子的。」就跟茶籽堂栽下苦茶樹苗的初衷一樣,願前人種樹,在下一代、二代、三代讓台灣土地的故事永續廣傳。


關鍵字: 人物專訪

推薦文章

地方牧者以工藝發聲 讓在地青年尋根向上

「如果不是因為信仰,我想也不會走這條路、走這麼遠。...

直擊頭家工作室─馨心齋香品 (上)

「長大我要當太空人」、「長大後我要環遊世界」,小時...

回到初生地 在田中央蓋一間黑宅用心蒔花

尚未結穗的青秧伴著吹拂蘭陽平原的風搖曳,縱橫的阡陌...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