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Facebook 分享到Line 分享到Twitter

回到初生地 在田中央蓋一間黑宅用心蒔花

2020.Jun.19

尚未結穗的青秧伴著吹拂蘭陽平原的風搖曳,縱橫的阡陌交錯劃出青毯的起伏脈動,在海另一端的龜山島,則蟄伏在極目眺望的遠方,天光水景交會處,一幢低調隱於周匝環境的白色屋舍兀立,簡白的牆面沒有過多語彙敘述,僅於斑駁黑色木門旁的白泥牆面上鏤刻著「Daily Blossom Cafe & More蒔花」,這不僅是繼《黑宅》後的新咖啡店,也是Mayves與弟弟們為了彼此能夠好好在家鄉深耕所開的第二家店。


白色底牆輔搭黑色穀倉窗扇,簡白俐落的外型在初夏新綠的秧田環繞下,出落得一副鄉居秘境情調。店招開啟、推開沉重的黑色窗扇,落地黑色木百葉引入充沛日光,連綿疊翠的遠山與蓊鬱的稻田近景也一起被迎入,落坐摩洛哥殖民風情的寫意風情中,Mayves環顧四周說道:「這些都是我幾年來的點滴收藏與設計想望,只要我想要做到的事,就會想辦法做到,就像一開始,我想回到這裡跟弟弟們一起開一間咖啡店。」


頭城姑娘時尚圈的築夢十年

出生於宜蘭的Mayves,頭城的水田、穀倉與家族間的濃厚感情,豐盈她的童年記憶,任誰都沒想到個頭小小的鄉村姑娘,其實懷抱著服裝設計的遠大夢想,當年考上服裝設計科系時,雙親認為讓孩子有個簡短的圓夢體驗即可,因為在台灣做服裝設計師是會餓死的,沒想到大學四年開啟了Mayves對設計的熱忱與眼界,並在畢業後前往米蘭繼續攻讀服裝設計。

在國外工作了一段時間,抵不過親情思念的號召,Mayves在2000年回到台灣就業,第一份工作就找上台灣最大的專業時尚雜誌面試,「面試時老闆問我說,我現在就剩下兩種工作,一個是女工、一個是總編輯,妳想要做甚麼?我沒多想就跟老闆說:『總編輯!』」談到回台灣找工作的初始經歷,Mayves笑著回憶自己的年輕敢衝,而雜誌社老闆可能也好奇,眼前的年輕女孩是只會說大話的半瓶水?還是具備真本事?居然真的就讓Mayves擔任總編輯的工作,孤注一擲的勇氣開啟了她在台灣的時尚大冒險。

但時尚產業這條路可能就如同長輩所說的不是那麼好走,對於Mayves來說不是懷才不遇、志不得伸,而是十餘年來數不盡的磕碰與磨練。

第一份總編輯的工作結束於公司經營不善,Mayves離開後創立「In Fashion」雜誌也締造不錯佳績,後來卻遇到人事問題被迫離開自己一手創立的品牌。爾後因擔任香港設計學院講師的因素,獲得JOJO青睞邀請針對行銷、上市上櫃計畫及品牌策略經營等面相磨練,後續則進入聚陽從事採購工作。「當時每天看好多新東西,光一天要採買的衣服就高達1,000件,但當下完全都不覺得累,只覺得有好多新東西要學習就好興奮,而且非常有成就感。」

節奏明快的工作環境讓Mayves沒有太多時間思考喜不喜歡、適不適合,但快轉過久的陀螺久了也會有疲勞的一天,加上公司內部體制的調整,Mayves漸感現階段的生活似乎不是自己想要的,也找不到當初毅然決然的熱忱。「她那時候在各方面的經歷都累積到一定值的能量,但工作上的不快樂讓她下班後常常很低潮,即便大家都覺得在這麼大公司有這麼好的工作放棄很可惜,我們就覺得,該是放手離開的時候了。」另一伴Brent輕拍著Mayves的手溫柔的敘說著。


轉念 人生掏空更加海闊天空

沉潛蟄伏期間,Mayves像是要彌補過往因工作而空白的人生,盡可能的過自己想過的生活,常常跟著老公一起吃美食、到處旅行,吃到喜歡的料理就開始認真研究作法,Brent說道:「常常我們下班就窩在廚房揉麵團、做料理,Mayves只要投入做任何事都超認真,每道料理可能就要參考五種食譜做出最喜歡的口味,一周大概會做三~四種料理吧!」

「因為我喜歡美食,所以會想動手研究,但真正讓我們萌生開店的念頭,是在2012到巴塞隆納度蜜月那次旅行,過程中經歷被狗咬、車子拋錨…等大大小小的狀況,雖然辛苦但還是很開心,因為遇到事情就是得面對、得解決,就跟人生一樣,沒有什麼完全過不去的,那時候才明白,把自己的人生掏空,也能過得很精彩!」

「活在當下、做自己喜歡的事」想法深植Mayves心中,分享喜歡的美食、咖啡是她想要走的下一步棋,當時在時尚雜誌圈工作的弟弟們也是美食、旅遊愛好者,更因為興趣學習咖啡沖泡技術,碰巧遇到工作上的陣痛轉換期,Mayves心想,或許這對姊弟三人來說是人生轉換的節點,那就一起回老家開一間咖啡店吧!不僅可以照顧弟弟們,也可照顧年邁的雙親。


回家 開一間以手足為名的咖啡店─《黑宅》

過去十餘年像陀螺般快速旋轉積累的敏銳美感與工作能量,成為Mayves轉業開店的堅實後盾,為了更了解市場需求,她還投入大量時間研究並做市調,隔行如隔山的挑戰讓Mayves戰戰兢兢。做好了充足的前置作業,最困難的是要選在哪裡開啟姊弟的事業?「原先我想說現在很流行老宅咖啡廳,想找找看頭城這邊有沒有適合的廢棄老宅可以租,但弟弟說,要不要自己來蓋一間我們喜歡的房子?」

夢就是因為沒有界線才會令人嚮往,姊弟三人的咖啡店夢也越發越大,既然動了自己蓋房子的念頭,Mayves就會希望這間咖啡店可以實現她記憶中所有的美好事物,光是整體設計的想像藍圖,她就劃了一百多頁的草稿圖,「斜屋頂、不對稱窗框、像畫框般的風景、黑色洗舊的木作材質與穀倉外型,這些都是我的想望,因為這些都涵蓋我小時候對頭城的印象,以及對美感的體現。」宛如服裝設計師從畫圖、打版、到製作完成的工序,Mayves以系列服裝發表的概念一步步實現心中願景,《黑宅》就在這樣的發想中逐步呈現。

從員工制服、菜單設計、菜色研發到室內設計,《黑宅》從硬體設計到軟裝規劃從不假手他人,從服裝設計的解構、不對稱概念出發的天馬行空屋宅設計想法,在相熟的設計系學長友情贊助的協助下予以具象實現,一樓作為咖啡店、二、三樓則作為民宿規劃,具備人文溫度與美學設計元素的《黑宅》一舉擒下德國IF設計室內設計項目室內類別大獎的殊榮,甚至周杰倫也帶著嬌妻慕名光顧,讓已經絡繹不絕的生意更加一位難求。

「最近很流行『儀式感』這個詞,說白了就是認真用心享受生活的每一個當下,因此我們在田中央蓋一間美麗的房子,並提供健康美味的飲品與餐點,在沒有時間限制的壓力下讓客人可以細細體會《黑宅》營造的生活氛圍,作為一個心靈的暫時沉澱或是蓄積再出發的能量。」為旅人創建美好的生活體驗,是姐弟三人為黑宅下的完美註解。


白色《蒔花》在蘭陽平原帶來北非殖民地的風

《黑宅》的成功是姐弟三人的夢想實踐,過程中不斷有人在問,「是否要開黑宅二店?」本可以採連鎖店的複製形式創建黑宅二號店、三號店,但Mayves心中的二店,卻是截然不同的設計風景。「其實我有一個本子,收集了各式各樣十幾年來我喜歡的事物,當初擷取的一部份成就黑宅的設計,現在則是擷取了另一個夢想來蓋蒔花。」對Mayves來說,摩登時尚的《黑宅》代表50%的她,那《蒔花》就完全是她另一種人生取向。

在距離《黑宅》約莫十分鐘車程遠的田中央,Mayves選擇了前身為學生宿舍的白色屋宅做為根據地,方形的毛胚線條畫定了《蒔花》的輪廓雛形,內部改以手抹砂岩漆面、花型圓拱及花磚地坪形塑北非風格線條基底,佐以各式落灰陶花器、蒲葉吊扇、實木長桌,映照成另番絕美異域風貌,穿堂而過的清風拂進翻騰滾動的青苗稻香,貼近台灣土地感受侘寂的摩洛哥殖民風情。

「店裡陳列的每一個軟件不僅都是努力找尋的心血結晶,每一個小細節也都經過細細思量,包含屋外小池塘看似亂堆的石砌步道,其實是我一個個去微調過石頭角度,只要是做跟『美』有關的事情,就永遠不會疲憊。」環顧《蒔花》內景Mayves眼中滿是興奮,光是懸於天花處的蒲扇吊燈,還特別從德國訂製回來,而位於入門處的骨董高櫃則是要價二十萬的高級家具,看似不經意、渾然天成的度假風情,卻是Mayves從小細節中講究的氛圍營造。


回到出發地 播下愛的種子深耕

離開台北回到宜蘭這塊土地,落腳於《黑宅》新興於《蒔花》,工作人員也從原本的家人組成變成有數名年輕夥伴投入的團隊,而原本只是想要照顧家人的心意,Mayves越是深耕這塊土地,越是覺得自己對這個孕育他們的地方有社會責任,「不見得每個孩子都有機會離開到外面的世界看看,或許就在這裡過了一輩子,我覺得這是很可惜的,今天我們營造了一個很美的環境與體驗,在潛移默化間或許可以讓這些孩子們體會更多美好的事物,而透過他們,或許未來也可以為這塊土地帶來什麼樣不同的改變。」

常有人厭倦於日常繁雜的工作時,就會開玩笑地說:「真想辭職去開一間咖啡店。」開咖啡店幾乎與現代人的浪漫懷想畫上等號,但對於Mayves姊弟來說,同樣是浪漫,但卻是一種對於親情、手足的牽掛與包容。回到出發的原點,三姊弟回到宜蘭落地生根,彼此的另一半也共同投入咖啡店與民宿的經營,因為望向同一個方向,會彼此砥礪努力往前邁進。

問及手足共同創業是否有更多不足為外人道的心酸,Mayves笑著說,就是因為是一起長大的姊弟,所以知道彼此的底線更能夠包容,那是否會後悔回到家鄉與弟弟們一起創業的決定?「我是完全不會後悔,有誰可以像我這麼幸運,長大後還跟最愛的家人一起做喜歡的事情,至於他們會不會後悔?那你就得自己問問看囉!」有點不確定的語氣,但滿溢的幸福映在Mayves的眼神中。


關鍵字: 人物專訪

推薦文章

直擊頭家工作室─馨心齋香品 (上)

「長大我要當太空人」、「長大後我要環遊世界」,小時...

神農生活x食習執行長─范姜群季(上)

拾起籃子裡的青果,沁出微帶青澀的芳香味道,撿拾三兩...

直擊頭家工作室─馨心齋香品 (下)

細長香枝在陳冠彣手裡行雲流水的翻騰流轉,伴隨揚起的...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