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Facebook 分享到Line 分享到Twitter

紮根台灣三十年 一步一腳印入攝台灣魂

2019.Sep.8

2017年,交通部觀光局頒了「台灣觀光貢獻獎」給日籍攝影師─熊谷俊之,表揚他推廣台灣的貢獻,為了瞭解他對台灣的熱情,預約了中午時段在北村豐晴導演的居酒屋專訪,結果推開木造拉門走進來的是一位說著流利台語的台灣中年大叔?!


熊谷俊之原名發音是Toshiyuki Kumagai,喜歡別人稱呼他為「Kuma桑」,有種可愛又親切的感覺,就像他本人散發出來的味道,許是在台灣居住了三十年的關係,舉手投足間都像極了隔壁鄰居大叔那樣的熟悉,僅在慣性的鞠躬回禮間看出原生文化的脈絡,在台灣的居住時間已經遠超過出生的日本,對這片土地了熱情從沒有減損過,但其實他與台灣的淵源,早在母親那一代即開始。


母親 牽起與台灣的緣份

熊谷俊之母親年幼時曾居住過台北,家裡開設日本托兒所,除了收授居住在台日本人的後代,也有不少台灣幼童就讀,其中知名「林田桶店」的老闆林相林因背負著未來接班的期待,寄宿在熊谷母親家中學習日式文化禮儀,兩家自然熟捻友好,即便後來熊谷母親一家返回日本定居,還是保持極好的互動與友誼,林老闆更在以後成為熊谷俊之來台的保證人。

可能從小就常聽聞媽媽講述小時候在台灣的生活點滴,熊谷俊之對台灣一直有些憧憬及幻想,加上對漢字一直很有興趣,十九歲那年到台灣師大語言中心學中文,爾後進入台大人類學系就讀,慢慢地就把根給扎下了。

為了盡快融入台灣,熊谷俊之每天花兩個小時反覆聆聽卡帶內容,且走在路上看到甚麼路牌、招牌有寫漢字的就跟著唸,很快的,語言已經不是最大的問題,「我一直覺得沒有甚麼文化衝擊這種事,本來到一個新的環境就是要入境隨俗適應當地的一切,唯獨我真的沒法接受太油的食物,過了八年才能真正享受台灣的美食呀!」擁有台灣魂卻苦於難以立即轉換的日本腸胃,讓熊谷俊之初到台灣期間相當困擾,「當時如果要問我最清楚台北的甚麼景點,我可以清楚明白的告訴你哪裡有公廁,而且哪裡的公廁特別乾淨明亮。」熊谷俊之笑著回顧以往。


攝影 一生懸命的職志

而與攝影的結緣,則是中學時在社團老師的引薦下買下第一台相機,發現自己對攝影有著不可自拔的熱情,大學時期即確認攝影是未來的執業之路,從台大人類學系畢業後,返回東京的赤坂STUDIO從攝影學徒做起磨練紮實的攝影基礎及累積經驗,三年後回到台灣開始專業攝影師工作。

熊谷俊之很感謝台灣人的開闊心胸,並不會因為他日本人的身分就減少工作機會,不僅拍攝台灣觀光局在日本出刊的《台灣見っけ!》,並陸續接獲不少企業或品牌的拍攝案,同時也承接出版社的合作邀約,《中国語ジャーナル》、《華流スターNOW!》、《+C WAVE》、《BANG》…等日雜上的藝人、名人封面照都是出自熊谷俊之之手,也和《LaVie》、《HERE! PLUS》...等台灣出版社合作,更透過幫日本小學館拍攝前總統李登輝的照片,自此開啟「總統攝影師」之路,陸續幫朝日新聞拍過陳水扁、李登輝、馬英九及現任總統蔡英文的就職典禮。

圖片提供:熊谷俊之
圖片提供:熊谷俊之

拍攝元首的規格自然遠超過名人或藝人的拍攝,除了事前需清楚明列攜帶器材、型號以及人員資料,進入拍攝現場前得先通過維安電檢門,也有嚴格的拍攝時間規定,但對於熊谷俊之而言,最困難的則是在拍攝現場,因為有著『絕對不能失敗的壓力』,他笑著說:「畢竟總統們不是專業模特兒,有時候姿勢對了,臉就不小心歪了,有時候臉部表情非常OK,但就不小心肚子突出來,常常拍到腰很痛。」至於哪一位總統最難拍?面對這稍有陷阱的題目,熊谷俊之搔著頭想了一下說:「陳水扁和馬英九很會眨眼睛,呵呵….」

圖片提供:熊谷俊之


將根紮下的新台灣人

對相較於人物攝影,其實更觸動熊谷俊之的是台灣的人文風景以及壯闊地貌,早在大學就讀人類學系時期,就曾經到花蓮太魯閣族部落進行田野調查,自此愛上台灣這塊土地,2007年第一次登上玉山後,開始著迷坐落於這塊彈丸小島上為數眾多的險峻山岳,雖然他開玩笑的說是因為登山用品太貴,只用一次就太可惜了,但從他述說攀登台灣高山可一次看到熱帶、亞熱帶、溫帶及寒帶四種林相、以及為了要引出高山水鹿,和山友們拼命逼尿尿等趣事的發光眼神,可見熊谷俊之對這片山林的熱愛,他驕傲地說:「我現在已經登過二十八座百岳了,到今年底,我當上玉山的次數就有十八次了。」烙印在台灣百岳上的足跡,宛如是熊谷俊之的光榮印記。

圖片提供:熊谷俊之

在登頂玉山後,熊谷俊之聽聞台灣人一生必須完成的三件事是「玉山登頂、泳渡日月潭及自行車環島」,他認為既然住在這塊土地上就要認真感受每一樣事物,於是分別在2012、2017年參與了兩次泳渡日月潭,也在2013年完成自行車環島的壯舉,用慢速的視野感受不同的城鄉風景,「我總是在雜貨店採購補給品,這些雜貨店老闆都很熱情,我常常只是要買瓶水,結果聊聊天後,他們都會請我喝酒!」對熊谷俊之而言,『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不是一句Slogan,而是他發自內心的驚嘆。

圖片提供:熊谷俊之

從熊谷俊之的個人社群頁面上可看出他對於台灣文化的關心與認同,過著比台灣人還要台灣人的生活,也透過採訪拍攝的工作,了解很多台灣人自己都不見得知道的在地故事,印象中有兩個拍攝報導讓他印象最深刻:一個是台大與排灣族佳平部落為了祖靈柱特別舉辦的聯姻儀式(註1),在台大的校園舉辦了一場原汁原味的部落婚禮;另一個是王子建跟陳珮文這對年輕夫妻帶領「親愛愛樂」弦樂團,改變偏鄉部落生命、翻轉孩童人生的故事(註2),深入文化層面的探訪,以及參與炸寒單、燒王船、媽祖遶境等民俗活動的親身體驗,熊谷俊之不斷被這塊土地上的熱情與溫度深深感動。

圖片提供:熊谷俊之

用「心」感謝台灣

走過的風景、領受過的人情味,熊谷俊之不只放在心裡感謝,更用他的鏡頭將這些美好記錄保存,且希望透過他的視角讓日本人也能感受台灣的各樣魅力,因此2012年從大阪開始,陸續在四國、金澤、東京、關西國際機場…等地區開辦攝影展及講座,愛台灣的心意在2017年受到交通部觀光局的肯定,獲頒「台灣觀光貢獻獎」的殊榮,熊谷俊之也邀請父母親來台灣參加頒獎儀式。

重新踏上這塊睽違已久的土地,並看著兒子在幼時長成的「故鄉」獲獎,熊谷的母親非常開心,「我們在大安區戶政事務所找到有著我母親名字的戶籍謄本,她非常開心呢!」這是熊谷母親和台灣土地連結的證據,而熊谷則是將整顆心留在台灣緊緊相繫。

圖片提供:熊谷俊之

問及得獎後,是不是有甚麼不一樣的地方,或是心境上的轉變,熊谷俊之搖搖頭表示沒有,他會繼續拍攝、繼續辦攝影展和講座讓世界看見台灣的美好,這樣的初心一直都不會變,「百岳我才爬了二十八座,還有七十二座還沒登頂耶!」熊谷俊之用濃濃企盼的語氣說著,但看得出美麗的山貌只是具象說出留下他駐足的理由,真正的意義應該是這塊土地的人文和感情吧!


註1:台北帝大(台大前身)在1932年時收藏佳平部落排灣族祖靈柱,經文化部專案小組現勘、訪查後指定為「國寶」,經過討論,佳平部落決定將祖靈柱留在台大人類學博物館中妥善保存,訂在2015年與台大舉辦「國寶婚禮」,透過傳統的聯姻儀式與台大結為親家,希望台大可以好好照顧排灣族祖靈柱及祖靈。

註2:陳珮文、王子建2008年買下四把小提琴開始,在南投親愛國小成立第一個原住民弦樂團「親愛愛樂」,不只教授音樂、照顧生活還開車接送學童到市區學習,十多年來成功翻轉無數原住民孩童的未來,2017首度組團參加「維也納國際青少年音樂節」奪下絃樂組冠軍,讓全世界聽到台灣的聲音。

關鍵字: 攝影

推薦文章

直擊頭家工作室─馨心齋香品 (上)

「長大我要當太空人」、「長大後我要環遊世界」,小時...

直擊頭家工作室─馨心齋香品 (下)

細長香枝在陳冠彣手裡行雲流水的翻騰流轉,伴隨揚起的...

神農生活x食習執行長─范姜群季(上)

拾起籃子裡的青果,沁出微帶青澀的芳香味道,撿拾三兩...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