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Facebook 分享到Line 分享到Twitter

線上、線下的烏托邦 Vol.1:挑戰傳統審美的框架,在夢幻玩具房打造理想王國

2022.Jul.18
時間回到2021年expo舉辦的肖年頭家評選會,因為疫情當時是採線上視訊進行,將近8個小時的評選,讓評審團在後半場神情已略顯疲倦。但此時視訊鏡頭出現一位裝扮更像是要來面試舞台劇的插畫創作者——顏佑宇(Kingjun)。
從國中就設立Kingjun的粉絲專頁發表插畫創作,從一開始的二創風格到如今創造屬於BT的世界觀,來自朋友的箴言:「我一開始不在意就做自己,但我後來就發現這市場不行這樣,要聽別人說話。」

在迷幻的場景中,身旁除了擺著他的商品之外,還搭配一盞DISCO七彩燈不停閃爍著,評審們馬上被強烈的視覺振奮精神,Kingjun高辨識度的插畫風格與個人魅力,毫無疑問地入選當屆頭家。即便事隔一年才進行採訪,走進他的房間兼品牌工作室的那刻,依舊能馬上連結當時評選會的視訊畫面。


玩具裝載踏實的目標

踏進Kingjun家門的那刻,家裡每個角落都擺滿玩偶,彷彿誤闖《神隱少女》湯婆婆兒子的玩具房隨時會被玩具淹沒,Kingjun說:「我媽跟我一樣也會收集娃娃,所以我在買玩具時,他就會說他也要。」受到母親收集娃娃的影響,Kingjun國中有了零用錢就會省下餐費買玩具。這不僅是滿足自我收集的嗜好,他更下定決心未來要開一間玩具店:「當時很清楚開玩具店沒辦法養活自己,一定要複合式經營,所以國中畢業就去咖啡廳打工,希望餐飲可以結合玩具店。」Kingjun為了實現夢想,會先把自己丟進現實壕溝裡,學習各種技能讓築夢的每一步更為踏實。

Kingjun的名字由來取自受過日本教育的阿祖幫他取的日本小名。

Kingjun雖然身為插畫家,卻很少推出純藝術的平面作品,大多以角色視覺能結合實用功能的商品為主,原因來自2019年他開設的Uglymart玩具工作室:「其實工作室讓我壓力很大,來店裡的客人常問到的都是不對外販售的收藏,所以才開始思考要做周邊商品。」雖然工作室在經營兩年後,在開店、展覽和接案設計之間分身乏術,而暫時劃下句點,卻使他更堅定將BT實體化:「我覺得可以實體化滿讚的!尤其是看到喜歡我作品的人,將作品帶入他的生活中,就會有終於實現,不再是幻想的感覺。」為了不讓喜歡Kingjun的粉絲們失望,Uglymart玩具工作室 2.0 目標設在四年後復活,一間以自創IP角色的主題店,並結合美式老玩具收藏。

左圖為Kingjun2022年參加第18屆-TTF玩具展所設計的BT泡泡糖公仔。


醜也是一種特色

在數不清的玩具堆中,Kingjun分享第一件收藏是經典恐怖角色《鬼娃恰吉》:「以前我爸會去租DVD全家一起看,小學時的我看到恰吉會害怕。但長大後,自己又再追恰吉陸續出的系列電影,就覺得其實滿搞笑,沒想像中的恐怖。」不但沒有造成童年陰影,反而影響Kingjun對美醜的定義。放眼望去,房間內的收藏大多以美式經典卡通(酸黃瓜先生、辛普森家族、GhostBusters、小丑)為主:「這些在大家眼中很醜的東西,反而在我眼裡很有自己的特色。」也因此嘗試做不分美醜人像畫的計畫,挑選粉絲將他們的樣貌繪製成Kingjun世界裡的模樣,後來收到正面的評價,也更強化Kingjun的世界觀——美和醜的定義,期望藉此擾動傳統社會的審美觀。


從太空計畫到元宇宙

自1950年代,美國開始太空計畫,人類便從未停止對宇宙的好奇心。許多孩童更是藉由卡通世界開啟對外太空世界的嚮往,Kingjun也是其中之一:「我覺得人類很渺小,也許外太空還有其他生物存在。或許是帶著填補自己的好奇心,所以我才一直畫外太空的東西。」創作時常會藉由盯著現實世界的事物,在腦中轉化成Kingjun世界的樣子:「我的天馬行空比較像是一個模式,從小就會盯著雲看,因為雲會一直有變化。之後進階到盯著衛生紙和牆壁看,就能看出圖案出現,不知道⋯⋯我就是可以看出一些圖案和輪廓出現,將喜歡的圖案畫下來。」或許和宇宙一樣神秘的正是插畫家們的腦內世界吧!

Kingjun身上除了散發二次元的夢幻卻也多了一份實際,那是來自父親(小顏)曾經對他的夢想質疑:「我爸一開始覺得插畫養不活自己,就叫我去讀五專機械科,讀完痛苦的五年後,我就重考上了台藝大工藝系,開始做我想做的事情。」即使現在已向家人證明自己,Kingjun面對最近NFT的熱潮也是先抱持觀望的態度:「這是一個長期的計畫,不是自己會畫就可以賣。」但Kingjun也談到NFT目前吸引他的是藉由工程師編碼的技術,使創作的圖像產生各種隨機的圖像尤其吸引他,假如未來有團隊願意合作,他還是會想試試看。


在數位化時代看見實體的價值

身處一個不斷變動的時代,我們總是聽見有人高喊:「實體、紙本、書店將死」雖確實有日漸式微,卻同時催生出許多反其道而行、堅持實體化的各領域創作者。採訪當中,Kingjun邊回答問題,手上也不停更換他喜愛的收藏:「我很喜歡把我創作的東西帶到真實世界來。我在參展或擺攤時,來支持我的朋友們,有些人本來互相不認識,因為參加活動而認識彼此,就會約好下次一起來,這就和BT世界想傳達從探索外太空、尋找夥伴的過程是相同的。」或許我們有一天終將迎來全面數位化的時代,但就像《捍衛戰士:獨行俠》裡獨行俠的經典台詞:「Maybe so, sir. But not today.」也許吧!但不是今天。所以在此之前,人類想必還得不停地在實體和虛擬之間切換各種生活的狀態。

右圖為Kingjun到BT世界化身綁架犯,企圖綁走BT,只為了想和他當朋友。



TEXT BY / 李蔚希

PHOTO BY / 薛智升

未經許可,禁止轉載及編輯

關鍵字: 插畫家人物專訪頭家外太空

推薦文章

神農生活x食習執行長─范姜群季(上)

拾起籃子裡的青果,沁出微帶青澀的芳香味道,撿拾三兩...

直擊頭家工作室─馨心齋香品 (下)

細長香枝在陳冠彣手裡行雲流水的翻騰流轉,伴隨揚起的...

直擊頭家工作室─馨心齋香品 (上)

「長大我要當太空人」、「長大後我要環遊世界」,小時...

go to top